来自 博美娱乐登录 2018-06-16 14:08 的文章

当医生给我们两个处置之后彪哥和我们两个再次

 对方哼了一声道:“李黑金,你叫我黑金就行。”
 
    对方明显比我大,所以我笑了笑说道:“黑金哥,说实话,你今天来这里非但不应该打我,甚至应该感谢我啊!”
 
    李黑金当时就怒了:“你小子打的我儿子三天下不了地,我还要感谢你,你当我有病呀?”
 
    哎!
 
    我挠挠头突然笑道:“你听我说呀……”
 
    金链子男人脸色阴沉下来,怒道:“你说说!”
 
    我笑了笑,无所谓的说道:“你那儿子整天就知道泡妞吸毒,如果我放任自由,你当好几个孩子的爷爷无所谓,可万一进监狱,你闹心不闹心?”
 
    金链子男人皱了皱眉头道:“你说的也是,可我也不能感谢你呀!”
 
    我挠挠头,很认真的说道:“与人行善,谁让我是个好人呢?”
 
    金链子男人看了看我,最终摇摇头道:“你小子当我傻呢!虽然你说的有道理,但你打了我儿子,我就将你打成猪头,我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 
    我的几个兄弟本来想要动手,可我淡淡都说到:“这个只是热热身,还有真正的敌人等着咱们呢!”
 
    金链子男人拳头用力的握紧,将外衣脱下,露出了结实的肌肉,骂道:“林白风,别废话了,咱们来试试吧!”
 
    来吧!
 
    下一刻!金链子男人已经冲了过来,他的拳头很大,握紧了可以看到粗厚的骨头节,十分结实的样子。更让我吃惊的是,对方的动作很快,几乎一瞬间就到了我的面前,一拳就挥了过来。
 
    我脸色微变,双臂挡在面前,万万想不到的,是对方的力气出乎我的意料,甚至不弱于刘大壮,我整个人都被生生的打退了两三步。可是这个男人却不肯罢休,再次的冲了过来,两只拳头如同雨点般的落了下来。
 
    我挡了几下,但他的拳头又恨有硬,不过是中了几拳,就破开了我的双臂,直接打在了我的心口。我整个人倒退了三四米,嘴里甜丝丝的,胸口剧痛。金链子男人眼见能占便宜了,猛然扑上来。可却被我一脚踢在小肚子上,惨叫一声,一米八的大个子不由得蹲了下来。
 
    我知道机不可失,猛然扑了上去,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。这一拳可够狠的了,直接将他打在地上。我可不是什么吃亏的人,猛然骑在他身上,可还没等我动手,他两只胳膊突然伸出来捏住了我的脖子,他的力气很大,才一下子就让我差点背过气去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我也不管什么了,两只手指头猛然向着他的眼睛插了过去,金链子男人知道不好,身子一转,竟然将我反压下面。我们两个人就在地上滚成一团。到了这个时候,我也没心情留手,他捏着我的脖子,而我对着他肋条骨用力的打了好几拳,打得他惨叫一声,放开了我的脖子,而我对着他胸口又是两拳。
 
    最终,我们不断的用力的捶打着对方,不过短短的分钟,我嘴里也被打出血来了,身上有好几个地方撕心裂肺的疼,而他比我还惨,鼻梁子也被打断了,肋骨那被我打得变了形,应该有断开的地方。
 
    正当我们难分难解的时候,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怒吼:“你们两个给我住手。”
 
    金链子男人听到这声音的时候,不由得停住了手。可我趁机又打了他两拳后,这小子当然觉得自己吃了亏,想和我继续动手,可一个人却到了我们面前,叹了口气后说道:“你们都是我兄弟,干什么这样?”
 
    我抬起头愣了一下后说道:“彪哥!”
 
    再看那个金链子男人,眼圈也黑了,鼻梁子也塌了,呼呼的喘着粗气,对着我怒目而视。
 
    彪哥见他还不服气,对着他脑袋就拍了一下,怒道:“李黑金,你差不多点算了,之前我和你说了林白风是我的兄弟,你不就是儿子被揍一顿吗?你小时候不也没少挨我揍吗?怎么不找我报仇?”
 
    桑彪的到来彻底的让我们两个人停止了动作,可因为伤的都挺重,所以先去医院再说。我还好,只是一些皮外伤,肩头被撕开一个小口子,缝了三四针也就差不多了。
 
    倒霉的是这位仁兄,鼻梁子塌了,肋条也断了两根,比起我来惨多了。不过因为有桑彪,他也不好说什么,只好自认倒霉!
 
    经过桑彪的认识,我知道这个家伙叫李金。不过因为手下有几个黑煤矿,也不是什么干净人,只是和我们这些干夜店的是走两条路。尤其是他心狠手辣,被人称为李黑金。昨天在这个酒吧里闹事的是他儿子,今天只想着为儿子报仇,至于这个酒吧的老板是谁,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。
 
    当医生给我们两个处置之后,彪哥和我们两个再次的回到了酒吧!让我觉得意外的是,这里竟然有了一些客人,大多是那些普通的学生,消费力虽然不高,但也算是勉强有生意了。
 
    我先将燕九叫来:“这些客人怎么回事?刚才还没人,现在怎么这么多呢?”
 
    燕九看了眼李黑金说道:“这事情你要问黑金哥。”
 
    李黑金嘿嘿一笑道:“刚才的事情是我鲁莽了,所以我就让我儿子带他的一些小弟来这里,不过你放心,他们自己有钱,不会差事的。”
 
    哎!
 
    你说这话,让我想要再揍你一顿呢!
 
    我开了个包房,并请彪哥和李黑金进了包房,对方毕竟比我大了几岁,而且看彪哥面子上,我也不好说什么。让服务员拿两瓶酒过来,亲自打开之后,给李黑金倒上后说道:“小弟鲁莽,不知道是黑金大哥,以后请多多关照。”
 
    李黑金也是社会人,再加上和彪哥是生死弟兄,所以哈哈一笑道:“林兄弟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样子,可打起架来真狠,不过刚才真过瘾,好久没打的这么过瘾了。”
 
    桑彪瞪了他一眼后说道:“你是不是傻?打仗这种东西,有什么过瘾的。别忘了,你现在是身价上亿的大老板,不是街头的混混了。”
 
    李黑金嘿嘿笑了笑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大哥说的是!”
 
    我又给两个人倒了杯酒,有些奇怪的说道:“彪哥,你今天来春光不仅仅是为了黑金哥来的吧?应该有别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桑彪表情严肃起来,点点头道:“我知道等会你有麻烦,所以我来这里帮你解决这个麻烦。”
 
    他的势力虽然不大,但因为有枪牌,所以在江春市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连他都觉得这件事很麻烦,想来真的不简单!然而还没等我问什么事呢?
 
    门口突然一阵骚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