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博美娱乐官网 2018-08-30 22:33 的文章

被顾峥这么一咳嗽,就打断了她的震惊,在众人

 因为此时的我知女人心,是这样翻译的。
 
    ‘任红昌:噗……(此处是笑,不是放屁)。’
 
    不用你解释了,真心塞。
 
    顾峥刚想扶额叹口气呢,却被从地上抬头起来,委屈吧啦的瞧着他的小枝给逗乐了。
 
    “噗,小左,赶快过去,将小枝姐姐给扶起来,以后你要跟着我,怕是少不得要和她打交道了。”
 
    而顾峥身后的小左,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却见多识广,他竟然憋住了笑意,将那溜了两道红鼻血的小枝,给七手八脚的抬了起来,为了掩饰他的情绪,还十分贴心的为未来上司小枝……拍了拍膝盖上冲上去的尘土,待到做完这些事情之后,才一垂手又退回到了顾峥
 
的身后,静待对方下一个吩咐。
 
 747 必须要搞事情了(浅浅烂盟主加更三)
 
    瞧瞧,这才是伺候人的真正的范本,至于小枝这位同志,明显就是被原本的委托人给惯坏了错误的侍女的版本。
 
    没看待那任红昌笑完了之后,再看向顾峥的时候,那眼神之中都带了几分的戏谑吗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必须要解释清楚,君不见多少误会都是在男人懒得解释之中造成的吗?
 
    “咳咳咳”顾峥清了清嗓子就替身后的任红昌介绍了起来:“任姑娘,她是我曾经的贴身侍女,负责照顾我的日常起居的。”
 
    “想来是家中担心我的安危,才日日派她过来打探消息的吧。”
 
    而对着小枝的时候,顾峥却一反常态的一言不发,在他的心目之中,一家之主是没有必要对着一个仆役去解释他身边的人到底是谁的。
 
    但是这位小侍女,可是半分的意识也无,待她想要开口插话的时候,就被她身后的那个高大的男人给发觉,用接下来的动作,替小枝掩饰她那逾矩的不当行为了。
 
    只见站在小枝身后的高大的男子,扑通一下,半跪在了顾峥的面前,做了一个稽首的大礼之后,就说出了迎接主人归家的正确的话语。
 
    “三少爷,总算是等到你出宫了,听到少爷被胁迫进宫的消息之后,顾家的庶支之人都十分的担心少爷的安危。”
 
    “而少爷的老师更是在多方奔走,联络了不少的友人,替少爷张目。”
 
    “今日能够见到少爷平安,必能让他们安心不少了。”
 
    “小的顾全,奉家主命令,在此等候三少多时了。”
 
    “嗯,那就先归家再说吧。哦,还有,找些人替我帮任姑娘拿一下行李,在宫中是多亏了任姑娘的援手,我才得以脱身。”
 
    “这任姑娘说是我的救命恩人也不为过。”
 
    “而且她会暂时的在我顾家栖居一段时间,至于这时间的长短吗,要看我的表现而待定的。”
 
    这是几个意思?
 
    连这位叫做顾全的男子,都不由的抬起头看着他那不靠谱的少爷了。
 
    “咳咳咳,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我这么说不唐突吧,任姑娘?”
 
    被顾峥这不要脸的表述给惊呆了的任红昌,被顾峥这么一咳嗽,就打断了她的震惊,在众人奇奇怪怪的眼神中,露出了一个让老司机顾峥都心神动摇的微笑。
 
    “我已经多年未曾出过宫墙,这宫外的生活暂时只能依仗顾公子了。”
 
    “只是在这外边的时候,我那宫内常用的名字还是莫要再叫了,前尘旧事,怕是要断得干干净净才是。”
 
    “在宫闱之中,我曾经掌管过貂蝉冠的司职,不若顾公子对外就称我一句貂蝉吧。”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听到这话,顾峥接着就是一口老血,他将眼睛眨的飞起,努力的回想着貂蝉这个人物的传说,有些颤抖的就说了一句:“你不会就是那个貂蝉吧?”
 
    听到了这个没头没尾的话,貂蝉也是十分的奇怪,美人侧目,神戚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