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博美娱乐官网 2018-08-30 22:33 的文章

直至吕布身死也不离不弃一直追随到了黄泉路上

 “怎么?顾公子还认识其他的叫做貂蝉的女子吗?”
 
    认识啊,太认识了,现如今随便揪出来一个男人随嘴这么一问,就没有不认识貂蝉的。
 
    再仔细的想想这位擅自改名的任红昌的生平,若是依照原本的轨迹,她想来是安全的脱逃出了宫殿了吧。
 
    随着董卓入宫之时所造成的动乱,让这宫内的宫人们基本上就被清洗了大半。
 
    那些朝夕相处的朋友宫人们,就这样的死在眼前,对于那些侥幸存活的人来说,又何尝不是仇深似海呢?
 
    想到这里的顾峥,突然又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。
 
    “唉,任姑娘,不对,现在应该称你为貂蝉姑娘了,貂蝉姑娘,你对宫中的规矩比较熟悉。”
 
    “你说若是这宫中遣返那些犯了错的宫人,一般都会如何来处理?”
 
    虽然感到奇怪,貂蝉还是十分仔细的给顾峥解答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喏,依照这个侧门往后一直走去,那里有一个不为外人道的去处,乃是专门收容犯官的家眷的所在地。”
 
    “其中有官家的奴婢,容貌稍微好一些的则是充作官妓歌女来培养,还有一些年纪稍小些的孩子,出现在其中的人口买卖的市场之中。”
 
    “这也是我们犯错的宫人的去处,罪不至死,若是能逃得性命,就要看在这其中能搏出一方怎样的天地了。”
 
    也就是说,貂蝉极有可能会被某些王姓的大臣给买回家。
 
    在宫内,顾铮虽未曾听过貂蝉一展歌喉,但是想来,肯定是差不到哪里去的啊。
 
    再然后,那事情的始末,顾峥就基本上知晓了。
 
    那么任红昌,喔,不对,现在应该叫貂蝉了,她原本心里一闪而过的吕臭蛋同志……呵呵……
 
    想到这里,顾铮再一次的看向貂蝉的时候,那眼神之中的含义,可是包含了许多种了。
 
    此时的貂蝉仿佛也察觉出了顾峥的异样,她轻轻的抚了一下自己的发髻,疑惑于今日的仪容是否有不当的地方。
 
    这眼神,怎么看的她发毛呢?
 
    然后顾峥那接下来蹦出来的话,却是让她更惊讶了。
 
    “貂蝉姑娘我再多问一句,姑娘在家中有过婚约的男人,他可是姓吕名布?”
 
    “你怎么知道?!”就算貂蝉是再怎么沉稳,这惊讶的话语还是脱口而出:“我在乡间的未婚夫果真就是你这个名字,难道说顾公子竟是认识我的未婚夫不成?”
 
    认识啊,呵呵,而且用不了多久,他就来了啊。
 
    看来,自己的撩妹之路上出现了一头最为恐怖的拦路虎了啊。
 
    马中赤兔,人中吕布,这名号是白说的吗?
 
    用不了多久,这位年轻英才就会扬名天下,一战成名了啊。
 
    而你貂蝉,则会回到他的身边,直至吕布身死之时,也不离不弃,一直追随到了黄泉路上啊。
 
    不行,这样的事情决不能让他发生。
 
    为今之计,他顾峥必须要做些什么,让董卓无法像以往那般的猖狂才是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的顾峥,不再拖沓,他朝着身后围过来的仆役队伍一招手,就上了家中早就为他备好的车马。
 
    至于阿左,则是与貂蝉紧随其后,上了另外一架稍小一点的车辆,一行人带着各自的心绪,就来到了顾峥位于都城之中的家。
 
    用家这个词来形容这座府邸,有些寒颤对方了。
 
    这个足有三进,还附带后花园一座的庭院,是洛阳城内难得宽敞的居所之一。
 
    这也是吴郡顾氏在洛阳都之中的落脚点,平日里,大多数的公事都在这里处理,方便他们的商号便宜行事,也能让他们的刺探,将这都城之中的消息源源不断的传递到远在江南的顾家。
 
    自然,此时在府邸之中等待顾峥归家的……就不单单是仆役那般的简单。
 
    顾氏二房叔伯,现在正跪坐在大厅之中,等待着顾峥将这几日在宫内的所见,仔仔细细的与他们分说出来。
 
    待到他们迎到顾铮,听到了十常侍的所作所为,以及零星的关于天下枭雄即将云集于此的消息的时候,一个两个的,脸上都露出了沉思的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