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博美娱乐网址 2018-07-26 23:27 的文章

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,补充了一句是外边

再加上自己的几个师父,山门,都在那个地界之中。
 
    平日中井水不犯河水,但是彼此之间的联系,以及师门在其中肯定也渗透了人手了。
 
    所以,现在回返师门,寻求资料上的帮助,是必须的了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的顾峥,就在手下的纸张上,勾勒了一个大概的地形。
 
    细细的思虑了几个计划之后,就转身看起了身后的砂锅,这时候就算是砂锅口密封的再怎么严实,那属于猪肉五花独特的香味,也飘飘荡荡出来,充斥了整个小院。
 
    差不多应该是炖的酥烂了,不犹豫的顾峥,用巾子垫着砂锅,就将它从炉火上暂时的扯了下来,在揭开瓦罐的那一瞬间,一股子清甜的肉香,就是扑面而来。
 
    而这种香味,也是引得这一大片的杂居院中的邻居们,纷纷的开始叫屈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我说,新来的顾小子,你家这是在做什么呢?怎得这般的好闻。”
 
    “无他,红烧肉而,现在还未到火候,带我半刻钟之后,正式出锅了,再给你钱大哥取上一份尝尝。”
 
    “那可好,顾小子多谢了啊。”
 
    “不客气,人人有份啊,不多,是个意思。”
 
    听到了顾峥的这一生吆喝,原本那些嘈杂的声音,自动就安静了下来。
 
    整个杂院,都仿佛在一起期盼着今天晚上的加餐了。
 
    看到没人打搅了,顾峥这才将这一方方的大肉块,带着收的浓郁的汤汁,整个的翻滚了一个面,放在了早就准备好的一个个小小的蒸煮用的砂碗之中。
 
    撇掉多余的油脂浮层,整个肉块上就只剩下漂亮的清透的颜色了。
 
    油汪汪,晶亮亮,红灿灿,好不美味。
 
    但是顾峥不着急,因为这还有最后的一步,没有到位呢。
 
    这些如同小陶罐一般的砂碗,挨个的被扣的严实,密封之后,在确认水汽绝对不会跑进去的同时,就被顾峥放到了灶台上早已经收拾好的大蒸锅之中了。
 
    红彤彤的木炭,跟不要钱一般的往底下塞上一把,大火跟着烧的透透的。
 
    这等待美食的最后时刻,顾峥也没闲着,一旁的泥炉子上,一根一切两段,满满都是骨髓的大骨头棒子,正在其中咕嘟嘟的翻滚着白色的泡泡呢。
 
    香,一场猪肉的盛宴,正在上演。
 
    就着这种香味,他都能吃下一碗白饭,这么想的顾峥,还真就这么做了,他将大瓷碗中盛了冒尖的饭之后,就蹲在灶台边上,等肉出锅了。
 
    三十分钟,不长不短,正是一个美食家的耐心的底线。
 
    当顾峥将新鲜出炉的小陶罐拿出来之后,就迫不及待的将还是滚烫的东坡肉,夹在了白米饭的碗中。
 
    趁着上边还粘着浓稠的汤汁的那个劲头,在白饭粒儿中恶狠狠的滚了一圈。
 
    让周围白皙晶莹的饭粒儿,瞬间就被染成了酱红色,好看极了。
 
    白饭吸收了汤汁,同时也汲取了几分属于肉的热度,趁着这个功夫,这厚方的五花肉,就被顾峥狠狠的咬了一口。
 
    闭合不住嘴的滚烫的温度,也因为这肉的香甜,给抵御住了几分。
 
    在呼哈呼哈的自我调节的过程中,那率先落在舌头尖上的肉皮,已经随着口腔中的唾液的分泌,而一同的融化了。
 
    满满的胶原蛋白的猪肉的香味,调和着黄酒独有的糯香,白糖贯存的甜度,就这样的滑进了喉咙,温暖了食道,填补了味蕾。
 
    人间最美妙的过程,不过与此。
 
    天上仙人的烦恼,也在其中。
 
    待到一整块的肉都被顾峥塞进了口中的时候,他才知道,这种非饲料出品的猪,是有多么的瘦溜。
 
    但是在高温的作用下,竟是连纤瘦的部位,都软烂只需要一个咀嚼的动作,就可以将肉交代在口中了。
 
    真是肥而不腻,瘦而不柴。
 
    而因为顾峥掀开锅盖的缘故,这周围的邻居们,是再也忍受不住了。
 
    竟是毫不客气的带着自家的碗筷,端到了顾峥的门前。
 
    “顾小子,肉了得吗?”
 
    “来了,”应到这里的顾峥,就将那剩下的几个瓦罐中的肉块,就用托盘给端了出来。
 
    他刚一开门,就看到了无数双的筷子,直愣愣的就擎在他的门前。
 
    “不要着急,应该是能分的过来的。”
 
    这一扇儿快三斤的肉,总算是不会浪费的。
 
    “诸位哥哥,不要着急,一会回家后,新拿个碗再过来盛一碗高汤吧。”
 
    “这也等于是一个菜了,晚上就给诸位街坊们加餐了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,这周围有那热心的婶子就开口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?顾小子你是不打算过了吗?”
 
    “不是。”顾峥腼腆的一笑,解释道:“我过两天家中有点事情,可能要出一趟远门。”
 
    “这边还是要回来的,只希望我不在的时候,诸位能帮我照看一下家中的东西。”
 
    “莫要招了贼进家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简单,这街坊四邻的,长期家中都是有人在的。”
 
    “旁的忙帮不上,但是帮你盯着点家中的状况,这些我们还是能做到的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,顾峥就是一个道谢,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,多补充了一句:“要是外边有一个姑娘过来找我,你们就告诉她,我最多一个月的时间就回来了。”
 
    “省的了。”
 
    听到了这话的邻居们,心满意足的分了肉,一哄而散的回家拿碗筷。
 
    到了最后,竟是变成了这周围的四五家人,一起热热闹闹的同吃了一顿的晚饭。
 
    这是他们所不知道的送别宴,对于顾峥这样的人来说,是一个出师干活的好兆头。
 
    现在的他,可不再是莱州城内安安静静的傻顾峥了,持着宝刀的他,自身就像是一把歃血了的刀身,满是锋利。
 
    此时的他趴在江浙的水洞悬崖边上,居高临下的观察着底下忙忙碌碌的归属于方腊旗下的起义军队。
 
    而一旁从属于三师父的一位小徒孙,正在恭恭敬敬的给他这个小师叔讲述着现在的情况呢。
 
    “师叔,现在正是两军焦灼的时期,这方腊一方防守甚是严密,可能不是下手的好时机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说?”
 
    趴在草丛中的顾峥,试图多从对方的话语中取得更加有用的消息。